聚焦启创

提案详情

关于拒绝校园暴力,共建和谐校园的建议

案由:

  校园欺凌已经不再是偶发个案,随着校园欺凌事件的比例不断增加,校园欺凌议题必须得到正视。2014年,海珠区“青年地带”对海珠区1447名初一新生展开的校园欺凌的现状调查显示,有23.7%的受访者表示在过去的一个月内曾受同学的欺凌,有13.3%的受访者表示受到一次以上的欺凌。在今年两会前,3名中国留学生在美国因为绑架同学、施虐等行为被判刑责的消息将校园暴力(校园欺凌)事件再次推向公众视野。在2016年3月10日,教育部长袁贵仁在“教育改革和发展”答记者问上,明确表示要尽最大努力使校园欺凌发生率降到最低。这些数据都在告诉我们“拒绝校园暴力,共建和谐校园”刻不容缓。虽然近年来随着校园欺凌的事件越来越多,“和谐校园建设”受到各界的关注,然而,目前依然存在不少问题:

  1. 各界未能形成统一的校园欺凌的处理意见。现在社会各界尚未形成校园欺凌事件的处理标准或准则,导致学校在处理校园欺凌事件时,没有参考依据,各执标准。部分学校选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间接纵容校园欺凌事件的不断发生。同时在对事件的主体强调教育、从轻、减轻不处理等处理方式之后,社会、学校、家庭对欺凌者的心理疏导、情绪支持等预防措施未能跟上,可能会导致校园欺凌事件频发的恶性循环。

  2. 学校意识层面,部分学校未能正视校园欺凌问题的存在。一方面,部分学校对于校园欺凌议题避而远之,担心围绕校园欺凌开展的活动会形成学校存在校园欺凌的标签,影响学校声誉;另一方面,学校未能充分意识到校园欺凌议题的重要性,学校德育教育的安排可在一定程度上予以说明。学校的德育安排一般会更侧重于“爱国教育” 、“礼仪教育”、“感恩教育”、“环保教育”、或者就消防、地震等主题的“安全教育”。在每学期的德育安排,很多学校未能将预防校园暴力纳入德育计划。

  3. 学校对校园欺凌事件的处理方面,未形成处理分工机制;大部分学校尚未形成校园欺凌事件的处理分工机制,未能在事先明确校园欺凌事件的处理原则、处理流程以及各级人员分工等内容。事件发生后,一般由班主任、家长及级长进行介入、其他角色参与有限。

  4. 学生层面,法律意识不强,导致校园暴力事件频发;2014年,第十届中国青少年发展论坛上,有学者指出法制意识薄弱是未成年人犯罪的重要影响因素,其中64.7%的受访者在犯罪时“不知道自己的行为触犯了法律”。部分学生在进行校园欺凌时,未能清楚认识到校园欺凌也可能会是一种违法甚至犯罪行为,未能清晰认识到行为的可能后果,不顺心时则拳脚相加,校园欺凌事件频发。

办法:

  1. 全区层面,形成关于校园欺凌定义及处理办法指导文件;使学校在判断校园欺凌事件严重性时,有统一的参考标准;同时,亦可定期组织老师、家长、社工、等人员参加关于校园欺凌议题的培训,提升相关人员处理校园欺凌事件的能力,尤其需要加强并且做好校园欺凌事件中施暴者与受欺凌者的后续跟进工作。通过培训,亦可提供一个交流平台,各校分享处理校园欺凌事件的方法与心得,实现“校园欺凌”议题的校际互动与支持。

  2. 学校层面,正确看待校园欺凌议题;(1)意识上,平常看待校园欺凌议题,预防与后期处理相结合,二者缺一不可。(2)同时,重视校园欺凌议题,加强有关校园欺凌的学校法制、文化建设。充分利用学校教育阵地,如黑板报、橱窗、广播室等,做好预防校园欺凌宣传工作,努力营造书香校园、和谐校园的氛围,鼓励学生多读书、读好书,以良好的文书素养感染人,以渊博的知识说服人,在人际交往方面,能够以理服人。除了开设课程予以书面指导外,学校也可适时带学生参与到案例审判中,如公捕大会,参观劳教所和模拟法庭等,使学生从实际案例中反思,警醒。

  3. 学校层面,建立预防及处理学校校园欺凌事件人员队伍,将德育校长、法制副校长、安保主任、德育主任、班主任、心理老师、家长委员会代表以及社工等相关人士纳入队伍当中,配合第(一)点的校园欺凌参考标准及处理办法,进一步建立校园欺凌事件的处理机制,明确处理流程与各自角色与分工:学校行政人员主要负责根据指导文件制定校园欺凌的学校政策与回应家长意见,班主任负责传达学校政策与班级情况观察,心理咨询老师重点跟进校园欺凌事件中施暴者和被施暴者进行专业评估, 清楚学生情况和状态,家长委员会承担传递学校政策与传达家长心声的桥梁的角色,社工则发挥“家庭访问与咨询服务、提供人际交往技巧训练、社区联系、联系与调动资源”等方面的优势,各方面分工合作,实现专人统筹,明确分工,各司其职,共同预防与应对校园欺凌事件。

  4. 学生层面,加强法律知识学习,努力做到知法、懂法、守法,建立牢固的法律意识,懂得相应的法律知识,学会用法律规范自己的言行。 

社团组 刘玉珊 

 

返到页顶